第7章 福利院(三)

案件很快就有了进展。警察去医院的时候,林一杨正在做手术,他做完手术平静地跟着警察们回了警局。

锦禾给警局的人送了下午茶,游荡于各个办公室,不消片刻,整个S市警局都知道了她这么个人。在与人交际的方面,就连她这么个深山里出来的都比古言庭更擅长。

她转了一圈,转到了容珩的办公室。

“容珩,你这混的不错啊,竟然还有独立办公室。”锦禾打量了下四周,还真是不错,采光好,风景好,面积还不小。

容珩放下了手中的活,“锦姐姐,你怎么出山了?不是打死不出的吗?”

“唉,还不是因为我家阿泡,死缠烂打非要我出来。”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拿起桌上的苹果擦了擦就开始啃,“我呢,刚好也是有点闲。”

容珩轻笑,看了眼时间,打了个电话给阿泡,“你妈在我这。”

锦禾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用,一把拿过手机,刚喊了声“阿泡”,门就开了,陈煜说,“老大在审林一杨。”

“好的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容珩朝他点了点头,示意锦禾跟上便走了出去。

她说了声“晚点再联系”便挂了电话跟了上去。

这个案件,虽说已经很明朗了,但毕竟缺乏证据,林一杨也只能算是个嫌疑人。

审讯室内。

“陈墨,你还记得吗?”古言庭精明的双眼紧盯着林一杨,这个男人谦和温润,待人谦逊有礼,在医院也享有极高的声誉。

林一杨十分从容,还认真地回想了下,“不记得。”

“二十五年前你们同在一个福利院,甚至睡在一个上下铺,你再仔细想想。”

“哦,小墨啊,我记得,不过他在二十多年前就离奇失踪了。”

“你还记得他失踪前的事情吗?”

“这个我印象非常深刻,因为他失踪的后一天正好是元旦汇演,我和他是一起表演节目,具体节目记不清楚了,但是第二天表演的时候,就找不到他了。”

……

杨其进去喊了古言庭出来,“老大,据调查,陈墨失踪后一天的元旦汇演,正好是邀请了不少需要领养孩子的家庭,其中就包括林家夫妇,那么林一杨作案的动机就有了。”

古言庭提醒他说,“二十五年前,这个林一杨不过十岁,十岁的孩子不会变态到保养尸体,陈墨应该不是林一杨杀害的,作案者另有其人。”

“对。”容珩走进来,“甚至杀害杨毛毛的凶手也不是林一杨,从作案手法来说,第一具尸体也就是陈墨的尸体的致死原因并不是注射了药物,而是从高处跌落失血过多而死,相对而言,他的器官受损严重。在当时的医疗水平或者说防腐研究来说,根本不可能保存如此完好的表皮,耗资巨大不说,这项技术在当时操作起来也是极其困难的,更别说仅靠他一个十岁小孩。”

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,锦禾走进去正好听到容珩的话,的确十岁小孩不可能,可是在平行世界中,分明还有个女人!虽然她不知道那个平行世界所存在的人,在现实中会不会存在,但这也算是一个突破点!

她朝古言庭看了一眼,恰好对上他的视线。古言庭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朝陈煜说:“陈煜,让你查的那个有胎记的女人查得怎么样了?”

陈煜抬了抬眼镜,“查到了,这个女人叫苏巧,是名留学归来的医生,是S市有名的望族之后,曾在阳悦福利院担任过校医,不过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。”

“就这些?”锦禾有些疑惑。

他接着说,“哦,对了,当时有小道消息说,苏巧在阳悦福利院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,有辱门风,于是便被苏老爷子赶出了苏家。”

“等一下,你说的苏家是……”杨其打断了他。

陈煜点了点头,“没错,就是如今依然声震一方,在S市跺跺脚依然抖上几抖的苏家。”

“查一查这个苏家以及苏巧。”古言庭说。

马漾从外面进来,“古队,林一杨的律师来了,要求放人。”

“放。”古言庭说完就朝组里走去。

锦禾瞥了眼审讯室中背对自己的林一杨,跟着容珩朝外走去,在审讯室门口时和走出来的林一杨打了个照面,她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朝容珩看过去,这人竟然是半个月前上山的老男人!